栏目导航

政协委员王宁利:近视眼防控没有“神医”,没有“神器”,必须是国家战略

浏览数:2819 

政协委员王宁利:近视眼防控没有“神医”,没有“神器”,必须是国家战略


视爱之光 3月5日


在全国两会首场“委员通道”中,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在谈到加强视力保护的话题时表示,目前我国近视发病呈现出“小、深、高”的特点,即发病年龄越来越小,度数深的人的比例在增加,发病率居高不下。近视眼已成为影响千家万户的大问题。



交汇点讯 在全国两会首场“委员通道”中,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在谈到加强视力保护的话题时表示,目前我国近视发病呈现出“小、深、高”的特点,即发病年龄越来越小,度数深的人的比例在增加,发病率居高不下。近视眼已成为影响千家万户的大问题。



王宁利坦言,虽然他是眼科医生,但自己也戴眼镜,是个近视眼,而且女儿也是近视。“所以说,近视眼防控没有神医、没有神器,必须是国家战略,需要全民行动。”2018年,我国8部委联合发布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方案中突出了两个关键词,“全社会行动”“国家战略”。


据介绍,实施方案的特点是“一增一减”。“减”是减少学生的负担,但更准确的应该是减少学生的用眼负担。“如果这个学校减了,那个学校不减;如果在学校减了,而家里不减,那么就做不到减少学生的用眼负担,所以要求全社会统一行动。”王宁利说,“增”是增加户外活动时间,要保障青少年每天至少有一个半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但这里有一个误区,“有些学校说课间休息加起来,再加上大课间什么的,可以达到这个要求。这个是不对的,一个半小时必须是连续的,而且必须在户外的活动才能起到有效的防控效果。如果说只有运动没有户外,那么是要减分的。”


王宁利还说,近视眼防控必须是综合治理,目前没有一项单一技术可以达到防控目标,需要多项技术、多个部门共同发力。国家已经出台近视眼防治指南,把已经成熟的技术做了介绍。“大家应该遵循国家已经认定的技术,不要轻易相信社会上所谓的预防近视神器。对于目前市场上推荐的设备、仪器,我要提醒一句,家长要把质量把控放在第一位,要避免因为这些设备质量给孩子视力造成二次损伤。”


对于学生每天在校都在做的眼保健操,王宁利认为眼保健操做对了,穴位做准、做认真,对缓解视疲劳绝对有用,“但不是说,你把眼保健操做好了,做到位了,就能预防近视,还要配合其他手段,是综合防控。”


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近视防控的主战场是学校,主要人群是青少年,但王宁利认为近视防控的主战场和人群应该向学龄前扩展,学生在入学前应该有150度-175度的远视储备。“如果小孩子在幼儿园就把远视储备用完了,那么他到了小学肯定近视。所以发生在小学的近视,表现在学校,根源在幼儿园。”王宁利今年带上两会的提案就是,近视眼的防控要关注学校,也要关注幼儿园;要关注青少年,也要关注学龄前的儿童。